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230阅读
  • 25回复

我不能停止想你(诗歌四首)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丁东亚
 
发帖
1043
余论金币
51
威望
970
贡献值
963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0
— 本帖被 南柯 设置为精华(2008-10-21) —
       我不能停止想你

广播预报安阳最近无雨。你走的时候
我在生病。身体的每个部位,仿佛都裂开了小缝
我想,只有你的微笑能把它们补添完整
而你的声音是一副良药,我接通电话
却发现无人接听。于是,开始发愣
在无人的夜晚以习惯的姿态对峙孤独

我不能停止想你,我在灯下给你写信
第一封,我写下你走的日子,洹河岸边的菜地
所有我们的记忆,随之在夜晚凝集
第二封,我写下早晨的露珠,风吹散的黄昏
如此精确的书写,我只为留下你的影子
第三封,我写下自己,写下北方的新闻
我想告诉你,我生活的节奏,以及思考的逻辑
然后,第四封,第五封......
我惟独想不起你从来不曾留下地址

之后,我喝下一杯浓浓的咖啡,窗外雷声响起
一个巨大的谎言瞬间破碎
也许,一切都是假的 除了我不能停止想你

               但是,该说些什么

说好的,我们只喝些淡酒,聊聊文学和生活
再也不谈爱情,甚至理想。认识这么久
我们第一次如此平静的相处

我抽烟的时候,你在低声阐述,像在埋怨夜晚
隐秘的喧响。当悄然的蛩声抵达心的河岸
唤醒了沉睡多年的疼痛。
甚至,它想要颠覆数年的沉寂

这潮湿的九月,无法碰触的,我们秘而不宣
我们已习惯静默于时间之外

或许,该再说些什么。说说紫罗兰的芳香
被污染的洹河,以及最近的天气状况
说说昨天的报道和消息,善意的欺骗和背叛
在没有岁月之隔的城市,我该牢记你的样子
把你当成最后倾诉的个体。我想,我必须对你
交代一切,以长者的身份。但你说:该告别了
亲爱的,我们该开始一段崭新的生活

但是,该告别了。想起某个诗人的时候
你已经走掉。咖啡屋内,音乐传述的不安时光
让我难过。我没有说出挽留的言语

                      去一个城市

我必须毫无拘谨的和每一个初见者交谈,为了
抵达这个城市,我甚至思考了太多的时间。甚至
我设计好了所有的相见,和所有的来者一一问候,
道别,最后恋恋不舍。仿佛多年的挚友一般

这些日子,做梦也曾到达这个城市。我读书,写诗
想象最简单的交流方式;我拨通一切陌生的电话
告诉他们我将要抵达的消息。却一次一次食言。
在此之前,我曾和一个诗友去过内黄,我们打枣
喝酒,谈诗论文,暂且把你搁置在了封存的记忆

然后,秋天就来了。“秋天来了,一群大雁往南飞”
小学课本曾经学过,那时我还小,那个年代,夜晚
村庄的灯火和我一样都渴望远走他乡。再后来,那个
城市的一个朋友突然离开了,像一只南飞的大雁
我躲进隐晦的黑夜,不敢哭出声来。

之后的某个日子,忽然决定了出发的时间,定下车票
把所有事情暂弃在了暗夜。仿佛一场无法预测的背叛
我想,我早已准备好了一切

                         村庄,剩下一人

此时,村庄只有四只羊在沟壑里奔跑。他们
叫声清缓,像在呼唤同伴。秋天,随之将之收敛
我想起那些和他们一起的日子。

那时,母亲不在身边,如同现在。距离轻而易举
就把我们搁浅在岁月的眉的两端。母亲把我们
放逐在秋后的田野,在风中,我们捕捉童年的蛩响
当夜晚来临,烤熟的红薯从地锅下飘出诱人的香甜
母亲的一只羔羊,从此不见了

离开村庄已经十年了。十年,该是一个期限
对于往昔的承诺,在十月,我学会了沉默。十月门前
奶奶的枣树上结满了红红的大枣,而她却在坟墓安睡起来
父亲也突然老了。只婚嫁的姐姐身着旗袍游走在唢呐声中
从此隐没于众人的微笑。母亲说,一只羊又丢了。

依旧是稻田,玉米,青砖瓦房,一日三餐以及
母亲叠满皱纹的脸。远离城市,报刊的这个地方不值一钱
却众生蔓延。这年,睡熟的弟弟从十月的树顶蒂落
开始传宗接代。任清晨的鞭炮拉响最后的警戒
母亲嘴角绽放起的菊花般洁白,漫过蓝天。这静默的午夜
大雨下了一夜。母亲哭的厉害。她的一只羔羊又消失在了
迟到的冬天。

再后来,二弟去了南方,电话之中苍老的母亲语言柔弱
她总在询问着二弟的消息。她仿佛失去了什么。
[ 此帖被丁东亚在2008-10-22 15:34重新编辑 ]
分享到
离线萧萧----
发帖
181
余论金币
0
威望
0
贡献值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8-10-20
像是娓娓的倾诉,倒出了诗人内心真诚的生活感受来!诗歌具有亲和力!

另外,东亚,第1首中,最后一段我个人感觉可不要,停在"我惟独想不起你从来不曾留下地址"更让人放不下,握:)
离线卢维
发帖
21
余论金币
0
威望
0
贡献值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08-10-20
有点散文话了哈,哈哈,个见!!!
离线钟礼椿
发帖
66
余论金币
0
威望
2
贡献值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08-10-20
情感舒展。但语言如能稍加节制,或许更好。
离线鲁绪刚
发帖
482
余论金币
0
威望
2
贡献值
13
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  发表于: 2008-10-20
对生活的深刻感悟,自然,酣畅!
我的高粱地:http://blog.sina.com.cn/luxugang691028
离线雨子
发帖
268
余论金币
18
威望
166
贡献值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8-10-20
静默于时间之外

真好
你飞翔的眼,注定了我一生的漂泊。
离线军中雨巷
发帖
89
余论金币
4
威望
44
贡献值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8-10-21
少年时,我们每天在乡村向往城市。
成年后,我们却在城市怀想村庄……
离线刘良伟
发帖
21
余论金币
0
威望
0
贡献值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8-10-21
或许,该再说些什么。说说紫罗兰的芳香
被污染的洹河,以及最近的天气状况
说说昨天的报道和消息,善意的欺骗和背叛
在没有岁月之隔的城市,我该牢记你的样子
把你当成最后倾诉的个体。我想,我必须对你
交代一切,以长者的身份。但你说:该告别了
亲爱的,我们该开始一段暂新的生活
博客:http://blog.sina.com.cn/chenmodeshige
离线南柯
发帖
1330
余论金币
111
威望
1586
贡献值
1199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8-10-21
东亚这组舒缓,从容,素朴的语言中见真味
离线丁东亚
发帖
1043
余论金币
51
威望
970
贡献值
963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8-10-21
引用第8楼南柯于2008-10-21 08:05发表的 :
东亚这组舒缓,从容,素朴的语言中见真味


感谢问好兄弟
离线丁东亚
发帖
1043
余论金币
51
威望
970
贡献值
963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8-10-21
引用第6楼军中雨巷于2008-10-21 00:44发表的 :
少年时,我们每天在乡村向往城市。
成年后,我们却在城市怀想村庄……


的确如此啊
离线丁东亚
发帖
1043
余论金币
51
威望
970
贡献值
963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8-10-21
引用第4楼鲁绪刚于2008-10-20 23:00发表的 :
对生活的深刻感悟,自然,酣畅!


绪刚兄弟,好久不见啊
离线张侗
发帖
215
余论金币
18
威望
116
贡献值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8-10-21
问好兄弟,喜欢的一组。
离线李王强
发帖
106
余论金币
0
威望
2
贡献值
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8-10-21
但是,该告别了。想起某个诗人的时候
你已经走掉。咖啡屋内,音乐传述的不安时光
让我难过。我没有说出挽留的言语

深情的诉说,问好
离线商略

发帖
13295
余论金币
134
威望
5035
贡献值
9089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8-10-21
是的,有些散文化倾向.

分行不是关键,而是句与句之间的张力
商略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anglue
离线丁东亚
发帖
1043
余论金币
51
威望
970
贡献值
963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08-10-21
  ,Re:我不能停止想你(诗歌四首)
引用第14楼商略于2008-10-21 18:41发表的 :
是的,有些散文化倾向.
分行不是关键,而是句与句之间的张力


兄说的是,俺继续努力啊。问好,祝福
离线晴宝儿
发帖
239
余论金币
24
威望
248
贡献值
0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08-10-22
之后,我喝下一杯浓浓的咖啡,窗外雷声响起
一个巨大的谎言瞬间破碎
也许,一切都是假的 除了我不能停止想你

无法欺骗的,就是感觉。理智要忘却,思念早已时时刻刻!
情感自然,表达真切,引人共鸣!
离线鸣砂火
发帖
88
余论金币
24
威望
132
贡献值
0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08-10-22
问好:)
亲爱的,我们该开始一段暂(应是“崭”笔误吧)新的生活。

父亲也突然老了。只(这字是否拗口了?)婚嫁的姐姐身着旗袍游走在唢呐声中
离线邓朝晖
发帖
1683
余论金币
37
威望
1847
贡献值
1220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08-10-22
语言得有些节制。
离线丁东亚
发帖
1043
余论金币
51
威望
970
贡献值
963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08-10-22
引用第18楼邓朝晖于2008-10-22 10:29发表的 :
语言得有些节制。


问好朝晖,感谢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